非常男孩
登陆 / 注册 搜索

USERCENTER

SEARCHSITE

搜索

查看: 33942|回复: 11

[中年小说] 与中年老板一起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4-5-4 08:19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07

    主题

    308

    帖子

    1387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1387
    发表于 2016-12-25 13: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NO1  甜蜜处境
      本文作者:如雨如烟如江中NO1(1+50) 45.35.43.170% r( C& L+ K9 g) k1 Z- P5 f" ~
      “要不要给你买点止痛片。” & M" C0 B! U* U/ Z9 Z
      我从厨房出来,看着老板疼得在床上翻滚,表情丰富。
      “不要。你的面条好了没有。我饿了。”
      “再怎么饿,也不用在床上翻滚吧。”我嬉笑。 45.35.43.170. q2 O7 Z0 C9 j6 B' P
      “你是不是人。我疼成这个样子,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 b1 B) ~2 t3 \  O+ k; O& _
      老板生气的样子,绝对不吓人。反而,激发我某情绪,比如调戏!
      我走过去,想吻他。 . m% x* a/ C6 `( V
      我嘴到边上的时候,没想到老板突然说:
      “我真想吃你!”   ^4 n/ r+ ^" f
      我看着他那神秘的表情。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投胎投错了。你本该不是人,禽兽比较符合你的身份。”
      接着,我赶紧跑回厨房看面条好了没有。 : w, P6 `6 r( I# N2 n
      吃完饭了,老板去休息了。而我,看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 % ~0 B: x- Z8 |7 Y. `- F; x5 F
      人没有睡意,便到公司上班去。 0 A; y+ S- k  H; H# L
      整个下午,我都没什么状态。老想着还在床上的老板。想他会不会醒来,疼得还厉害不?打老板电话,又是关机状态。
      还没下班,我就出了办公室。先到药店替老板买些药。
      之后,路过超市。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决定买些菜回去。 ; O5 ~3 {2 n. v; Z6 @
      我不知道老板会选择呆在我住处跟我共餐,还是回家看他刚做完手术的儿子。
      然而,我突然有种家的感觉。这感觉指使自己去照顾老板,给老板做饭。
      回到家。果真,老板没有走,还在睡呢。 ) }- B6 V  m3 \6 T" N
      他睡得很沉,连我回家都不知道。
      我不想打扰他睡觉。蹑手蹑脚进厨房,准备做顿丰盛的晚餐。 - G; ~& ?$ P: _' a. B9 E
      我的厨艺非常勉强。这原因大都因为平时自己不爱下厨,没多增长本领。 ! a( R$ f/ }7 T
      买菜的时候,想了很多内容。犹豫买不买时,想到冰箱,就全都买了。
      结果,我在厨房呆了两个小时。做了5个菜。 45.35.43.1704 c- e: D  p% n7 T/ z
      还熬了个骨头汤。先尝尝,发现还不失礼,便上菜了。 ! g. u2 X$ p  v) z' Q( p+ R
      老板还在床上。也不知道他发现我回来了没有,毕竟这地方很小,厨房抽油烟机运作起来属于超音贝……
      菜摆上后,这下要叫醒他了。 ' I: `7 s. d) K: L
      喊了几声,老板擦了擦眼睛,睁开了。 搜  同+ l6 J0 j) Y) u9 S* }$ ~
      “我这是在哪里?”他居然跟我玩失忆。 ! }8 y! K2 K* h1 ~9 l- _& w
      “这里是天堂路88号。你记得不?有个精壮的男人把你送到这里来。” 45.35.43.170* l1 j9 P' I$ l: G
      “我不记得了。”老板一副懵懂不知的表情。
      “小晨子,吃饭了。”
      小晨子是老板的乳名,他父母都这样称呼他。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称呼他。
      “你叫我什么?” 45.35.43.170' b  ]* D6 E$ t5 R
      “小春子。”我刻意变了名字。 # B9 i% D' r% u" K9 m
      这下老板要下床打人了。可一挪动身体,他就停止了。
      “你要不要吃点止痛片,我买了药。”见老板这个样子,我也停止了嬉笑。
      “不了。你扶我下床,我要刷牙吃饭。我想吃小霖子做的饭菜了。”
      这下我狠了,把老板抱了起来。幸亏房子小,将老板抱到洗手间,力气我还是够的。
      老板搂着我的脖子。那刻,我们相互间看了看,笑了。那一幕很温暖,很银幕。   O$ Q' c( }, S! O% U  p: K
      等老板洗刷完。老板已经把手伸开,看着我。
      我开始不了解他这行为的含义。没过多久,我明白了,他要我抱他。 2 ?2 N. v# h4 B$ L' S6 {
      这事我还是很乐意的。但贫嘴的我,却说:
      “你腿长在JJ上。自己走不行?” - s! G4 V* ]7 J0 B7 k
      “亲爱的。来抱抱。” 3 m( ^& \. d. x/ {& ^
      我把自己的头四处转动,到处望了望。   Z' ~  G& N) ?4 a9 H1 r
      “你亲爱的人在哪?我怎么没看见。”
      话还没说完,老板已经走近我身边,双手搂着我脖子。 ) z8 U1 F0 j0 I! R  z
      我怕菜凉了,便不打算跟老板闹下去。 % L+ l( a# O6 [+ u# N
      在这短短的几米距离,短短几秒间,这情节却让我足够用一辈子去回忆。
      老板吻我的脖子,一遍又一遍。他还说: 搜  同& t4 k7 `& a: O2 P% ]
      “小霖。今天开始我们就在一起了。真的在一起了。”
      我低头看看他。老板都快掉泪了。
      而我,也感动地无言以对。那一刻,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跟老板生活在一起。
      当晚,老板吃了三大碗饭,量多之余,速度还很不错。 ( |' V/ `# O5 v( R1 U
      可能早上的面食让他饿着了。
      但更可能,今天的他真的很高兴,真像乡下的孩子第一次上麦当劳。
      “你不回家了?”饭后我问老板。 $ P3 _9 c$ i& V% t1 j; \2 |5 o! `
      “你想赶我走。”老板马上回答。
      “不是。我怎么舍得。你欠我这么多钱。”我突然来劲。 - U+ E+ B% F. U, S+ W
      “我什么时候欠你钱。” ) t( _" H. a: n- C6 Q/ n
      “有的。大概在几年前,你忘了?” 4 j/ q# F! ?( j2 ?3 O
      “几年前?你在还上学。” 0 z7 u& ^# @; P" z7 q
      “你不用回去陪你孩子?”其实,这是我有意酝酿语境。 5 p7 ~! t0 V3 P. }
      “他有祖母祖父照顾。我不担心他。这些年做生意也经常一两天不回家,没事。”
      “你怎么做父亲的?这么没责任心!” 45.35.43.1706 c' U, w; ~! w
      这话让老板凝住了笑脸。我知道这话击中他要害了。 ) ]2 X6 s# c- y9 d$ `
      很久,他停在思考中。
      我知道他不想多说这事。于是,我收拾残羹冷炙,洗碗去。
      出来时,老板在厅里看电视。老板正看得津津有味,可我对电视剧一向不感冒。
      我便打开电脑玩我的小游戏去。
      老板坐到我旁边,突然。 45.35.43.170: @4 X8 A0 N8 m( c9 O6 w2 h
      开始,他还很认真地看我玩,后来就抢我的地盘。 45.35.43.1706 Z5 O0 ?- T# r
      因为中午没休息。我感到困,就让他玩了。
      我边看老板玩,边聊公司的事。
      本来,我一路哈欠,没精神。可老板突然的提问,让我完全醒了。
      “你打算跟你的女朋友怎么说?”
      他在继续斗地主。而我突然沉浸在思考里。
      “随缘吧。我也不知道。”实在想不出个好办法来。我搪塞道。
      老板放下鼠标,转过头来看我。 5 }! m% X' N% l: g2 Y+ j( P7 y% T
      “我是认真的。我说过跟你在一起,就决定好要跟你生活,你呢?”
      面对突然的严肃,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 Y8 A+ g$ g6 D( ~$ S" t
      “我会逐渐处理好我的家庭问题。如果你愿意,我真的愿意搬过来跟你住?” 1 y+ N6 k) n4 Z7 H" ]; m
      “那么急干吗?”面对老板选择抛开家庭,跟我同居,我很理智地拒绝。 9 [5 }1 j& a) \1 Z* {
      “你不愿意跟我住?”老板也紧张起来。 9 z, Y; X; |) J
      “不是。我意思是,我们不需要马上摆脱彼此家人和爱人那边的关系。”
      “你意思是,你还要跟你女朋友继续交往。今天上他的床,明天上我的,左右逢源。”我的话没说好。但老板的回答让我很明确,他要我马上解除我跟佩莹的关系。这让我一下子斩断这几个月跟佩莹积累下的感情,可不现实。 ; f: m. b8 [- k) Y) U' p7 I
      被老板的问题为难了。而老板还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0 ^) E/ |' P$ P- n' v! D) e1 E9 A
      “那我问你,你肯为我离婚吗?”我本只想摆脱那个问题。没想到问了一个自己事后都感到意外的问题。 ' v/ j7 C, ~) k
      “我会。”
      他的回答居然不用时间去思考。这让我很怀疑,我认为他是贪一时口快。 ( j* S2 P5 `( ^+ C' u  c$ j
      “问题我们日后再一起解决好吗?今天我困了,实在不想思考下去。” / P4 u9 n* }9 o' [0 v
      我企求道。
      老板突然明白过来。把我搂在怀里。
      “那不要再想了。不要想了。” 搜  同' D+ u9 @3 l- R
      闭上眼,被老板温暖地搂着,静静。我就想这样永久地被老板搂着,不用再营心地思考。 1 `8 I. Q. i3 y2 p( x
      NO2  享受生活
      本文作者:如雨如烟如江中NO2
      到晚上十点左右,我困如斗兽之后。我打算洗澡,让样精神会好些。 搜  同" D  n8 Y6 [. N) r! M, q6 O
      口令喊出后。老板也嚷着要洗澡。
      还没经我同意,老板已经开始脱衣服。 ! a8 D4 x) r: N5 R" L$ x
      体谅到老板的PP还疼痛,我便默允了。 45.35.43.170+ `) _* N# k8 q, g* c. E
      “小霖,来抱抱老板。”老板展开他的怀抱。 45.35.43.170- E! R- w  h( Z6 U: ^
      老板的可爱表情,可得罪了我。 7 B% C2 T. U2 @
      我跑过去,用身体压倒老板。老板突然失去重心,倒在沙发上。 ; O+ v: K9 c5 Y6 m# l/ P; ~
      脱剩一条内裤的我,开始吻老板的脸。
      老板抗拒着,不接受我的吻,还口里喊着:
      “强呀!打工仔强老板!”
      这让我更有征服欲。我死劲按住老板头部,不给他动。 45.35.43.170, O7 I2 b) m" \& ]
      “喊呐!喊破喉咙都没人理你!” 45.35.43.170& y4 v) U6 k3 w3 _/ V2 t! c
      我吻他嘴,开始,他怎么也不合作。 ; b" [- ]& A0 @3 k, O' f& f* B0 E
      在我坚持下,渐渐地,他松开了唇。 搜  同/ ~' q% h- ^2 e  G( A5 S7 ?6 @) M/ U
      紧接着,老板手放在我小,开始调弄起来。
      那地方是我的死穴。感觉一下子就来了。
      马上,有种狂野的欲望。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板的腿叉在我后臀部上。 45.35.43.170- k( k9 `2 o$ M; N3 k' n/ H" Q% ~
      “你想?”我喘着气问他。
      “想。”
      “不怕疼!” 45.35.43.170' V$ A- l* u, ]/ ?
      “怕疼。” ( y& `9 a, r2 \5 w
      “怕疼还来劲。” # l- C5 V+ h4 K1 F
      “痛并快乐着!”说完,我们都乐着,笑了起来。 搜  同4 b, v! ]0 _: g3 K# ^# R
      “不行。等你不疼再找我。现在搞伤了就麻烦。” 2 K+ c' s" u; R2 j
      之后,我把老板抱到洗澡间。我们将来趟鸳鸯戏水。
      老板的皮肤真好,光滑之余还很白净,总让我有种舔他遍身的欲望。
      洗澡的过程,我好好地观祥老板的身体,实际行动上,我不太爱用口活动。老板那个稍微凸起来的肚子,别有一翻性感,让我不时去搂他,紧紧地。
      而那情景中的老板,他对我的JJ的兴趣似乎远大于本人。老板总用手去搓它,生怕它长不大。
      当他要用口给我服务时。我没拒绝,箭在弦上。
      可老板没吃多久就罢手了。
      原来,这样蹲下来,让老板PP疼得难受。
      我便不勉强他。实在感到累。
      洗完了,我把头发擦干后,便躺在床上。 搜  同4 L$ A* s6 n3 r2 \( V' A
      而睡足的老板看起来还精神奕奕,估计可以去打老虎,假如他有武功的话。 2 @& `4 @8 |' R% W4 M
      老板继续玩斗地主游戏。而我改看电视,换了N回节目,都找不想看的。
      不知不觉间,我睡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45.35.43.170( q) c+ W5 X  S; W
      睡到半路,完全被老板弄醒。
      “你还给不给人活!”我口里虽然这么咆哮。其实内心又不拒绝老板这样做,一点都不拒绝。大概年轻旺盛的原因吧。 0 l; F" I7 V+ B! ^+ R
      针对我的咆哮,老板不回声。 45.35.43.1701 t5 I2 Q9 s! B* U, [" a0 d% O
      显然,那感觉早上我大脑,再也挥之不去。 ' U/ O, z3 e* l5 d8 v
      伴随我几声呼喊,如枪缴檄。
      老板还是没出声。只是,他得意地看着我。 ; s5 l# h- @  T0 q+ B( w
      那意思是在质问我:现在,你满足了吧!
      而我事后总是很疲怠,大口喘气着。
      在老板要下床去洗手尖之时,我一把抓住他胳膊。恶作剧的想法冒起来了。 9 ?( V* q6 W3 p4 _0 H1 j
      “东西呢?你吞了还是在口里?”我问道。 % @4 ^2 x! \& e" }  J
      老板恩了几声。嘴还没张开。 9 _6 g* F+ R! |3 y
      “在哪里?吞了没有?我继续追问。几分得意,几分扮傻。 搜  同0 |# v3 ^, n" \
      老板用手指指着自己嘴。嘟嘟地嚷起来。还是没张开嘴。 " q6 F6 w5 H1 C1 m+ A* c6 p/ j
      我早明白老板的意思。可还是故意装不懂。 45.35.43.170" {! f) {$ M- W. S) J, b) X$ K- U
      “在哪里呀!我要找回来。老板,你告诉我在哪里好不好?我想找回来。”
      僵持了近乎一分钟。老板摆脱不了我的手。 ( T: ]+ X; K  ?% V! D4 x8 u
      最后,在我打算放他走之际,老板突然开口了: / _5 |8 x) C1 L+ i
      “现在吞了!你满意了!还不放我走。”
      我先是惊讶!后是一股恶作剧的满足感。
      老板刷牙回来,执迷地搂抱着我,貌似我可能藏金了。
      而我这人比较拒绝精液的味道,这天性估计一辈子都该不了了。 45.35.43.170+ [6 I) W. W4 B
      老板即使刷牙了,可那股味道还残留着。 - |& }- [" ~2 m) J3 F
      所以,老板要跟我接吻时。我一嗅到那味道,便拒绝了他。而他知道我这一特征后,很执着要吻我。
      斗争了几回。结果,拗不过他的,还是被他吻了。 搜  同; O1 G. w+ d2 B" @3 O
      “自己的味道还怕?”老板得意地问。 45.35.43.1707 I$ {+ D# L5 ^  {
      “你自己拉的屎,也不见你去嗅下!”
      第二天.老板坚持要上班,我也不反对。 2 k# |1 L$ ]/ ]9 ?2 V* n
      经过一天修养,老板的疼痛舒缓了很多。不过也没完全恢复过来,所以走路还是别扭,第一次见他的人肯定以为他在模仿卓别林。 ! L  w1 F. F4 s; K6 N$ A) E: y
      到了公司,不巧,一路上老板企望不要撞到员工。可结果恰恰如斯,我们遇见了四名员工。
      在电梯里,美术设计员阿美发现老板走路形象出了问题,出于关心她在电梯问候起老板来:
      “崔总,你腿受伤了?你走起路,看起来不太自然!” 4 \( b3 B' l) k3 _) P3 i
      这下的我可抿着嘴在偷笑了。而老板趁人多地少,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我屁股狠狠捏了一把。 % i# i  B7 A  ]! ~% ?. t
      “恩!今天早上走路不小心,撞了茶几,现在还酸疼。”老板狡辩道。
      上班之后,大家都各忙各的。再也没人拿老板的走过作文章。 45.35.43.170: L" F" m0 d& H' p$ Z* h1 y
      上班到中途,我上洗手间,碰巧遇到老板。 , B% z6 _7 w5 j' E) l- X( ]
      也不知道洗手间有没人。但我忍不住了,问: 搜  同. f' }' A6 {/ q# s  a
      “崔总。你腿受伤了?看起来,走路好似很不自然?”
      老板看着我笑得这么邪恶,也狠心了。 搜  同/ K8 s- v4 N7 ~  b
      一把将我推在墙上,然后他用严厉的口吻说: 1 u) e( s9 P- F5 }% f
      “你知道狗为什么爬着走。就是因为他话说多了,被主人打断了后退,之后就再也站不起来。”
      “哦。我知道,这个典故告诉我们,人都是站着走路的。而狗是爬着走的。”
      “不是,这故事告诉我们。话说过头了,惹人讨厌!”
      “切。原来你指的是话说了而已。我还以为你计较个P事。”
      说完我们都笑了。可发现我们笑得太过了,又接着控制笑声的音量。 # p# c2 j' L8 h& ?
      NO3  小别与小闹
      本文作者:如雨如烟如江中NO3 45.35.43.170% O( z9 a" J/ m9 d" L5 Z
      老板多天没在公司,所以压了不少活。而我要处理的事,基本在下班前就完成了。所以,接着的时间,我便在老板办公室,一边打哈欠,一边等他收工。
      我的哈欠,因为没有其他人在场,变得怪诞而癫狂。老板对我这小动作又爱又恨。
      他一时大声叱呵我:别嘈,嘈死了。我要认真看合同,你给我关上牙,闭上嘴。 ! Z; u1 z) f  q: Q4 f
      我便安静如蜘蛛,哈欠都打不出声响。 : D/ D! H! p: n& m( }) I9 s$ ~
      但显然,沉静的气氛一旦长了,他又觉得煎熬。 ( C5 a! i8 R: \% o& ?
      因此,没过多久他又笑眯眯,道:讲话呀,你不讲话,唱歌也可以,唱我喜欢那首张学友的《爱得比你深》。 8 J! A  U# p2 G3 q& A
      我不能让他得意,为了报复他刚才的叱呵,所以我,一语不响。决心坚定,还狠狠给他使了个不屑的神色。
      接着,也没过几分钟,死寂如坟墓的时空感,让老板烦躁起来。
      他骂道:他妈的,你说句话呀,不说句话,哼句诗唱首歌也好呀。别呆呆坐在那,像部监控器好不好。
      我依旧不声不响,盯着他,目光呆滞,如尸。 $ ~& _# I2 j' Q0 X9 |! O7 b
      老板见状,咆哮道:你不说话,打个哈欠总可以吧。
      这下让我失笑了。缘起缘灭,都因为我那哈欠。 3 i) \# D  @0 \7 N2 k2 c! M5 }
      他得意得很,像征服了个处女的之后,笑咧咧地低头重新工作了。 " M" e" W6 v" I3 t. R+ E* T
      结果,老板工作到九点钟,我足足等了他三个小时。 45.35.43.1701 ~5 C/ u5 q; w6 p4 M' Q
      途中,我屡次借故逃跑不成。老板既不让我去打饭,也不让我买消夜,连买瓶红牛都不依。我借口多多,但他的回答总能扳倒。 1 g4 t! J4 _. c) _
      最残忍的是,我烟抽光了,他也不让我下楼买。虽然他很专制,但我确实很感受他回答问题那种睿智。
      忙完工作,老板才发现自己饿得无比凄凉。我们首先到饭店吃饭。 搜  同7 E: G7 A1 K; ^/ {6 E4 E5 X
      以前,老板请我到哪吃饭,我都无所谓,也不介意。因为我相信他的经济实力。从另一方面,他出得起钱,我出得起胃,很公道。老板在吃这问题,或者说从花钱这方面从未跟我计较过,吝啬过。他总是很主动掏自己的钱包。
      然而,今天当他要请我到到天悦酒店大吃一顿时,我马上拒绝了。 / l5 ~0 X) S4 f5 B( ^
      突然,我明白自己真的要把他当自己人,当做最亲最爱的人。那样,花他的钱,不也花我的钱。钱应该花在该花的地方。于公于私,我应该为我的BF省点。 9 G) R+ t% w; v
      最后,我们到大排当吃饭。老板也不嫌脏。我就更不用说了,贫民窟里走出来的孩子。那顿饭,我们吃得很开怀,菜确实也做得很入口,我们两个饿得都不介意有没苍蝇了。 - P; Z; \# Q) X' B, m
      老板,总是不时地抓着我的手。他表情背后的内涵,独我能明。我明白他,他告诉我的不单是他在蜜恋状态。我更是明白,他握紧我的手,那份决心,仿佛在告诉我:小霖,咱们以后就在一起,不分开了。 . F0 s( h; d: w4 B
      饭后,在车上。老板说想去喝点酒。我很不同意,因为他PP出血,刺激性的食物和酒对他身体恢复不好。可我再怎么喊,他就是不听我的,开始往我家反方向开去。我知道他要去哪里。我要开口制止他。
      “别动。依我的。”
      本来我还想说明他不能喝酒的原因,但没想到老板突然吻我,那么强横的吻,那么开心的表情,让我心软了。 ) g: y' d: x, `& _" O. E
      来到麦地人气很旺的酒吧。我们来到,恰是酒吧最佳的时间。我们还没坐下,但已经高手到表演的节目调动起群众的情绪,我们都很high。
      基本没位置,只有靠近洗手间,看不清舞台的空位。可老板老翁之意仅在酒,他就想喝酒,在这样的气氛。 搜  同1 f# U: _5 O+ E6 I# D/ \
      坐下,酒一上桌,老板就贪婪了几杯,还呛到了自己。我笑他: 5 @- ?7 s5 y$ L2 ?" k
      “喝酒,又不是喝黄金。有必要那么急吗?” 5 Q& d+ x; w3 y$ _
      “黄金有什么好。再说,我找到比黄金还好的东西。”
      “什么东西?”我疑惑。 % Q9 h! I1 E& o
      “还是叫精子(金子)。” 45.35.43.170! {9 w. d* H( p' _
      他笑得淫道。看着我。 * `8 t6 H3 c8 H' }9 i" m# p
      而我赶紧在他大臀扯他肉。他躲也不躲,更不喊疼。
      只是,无比认真地看着我。
      突然,老板掏出手机,有来电了。他匆匆离开,到外面去接听。
      我心在老板那,根本不在乎今晚表演什么,有什么观众。 & a* |9 Q9 A( h/ A; B
      而老板,怎么接个电话要10来分钟。我内心在揣摩着谁给老板电话,生意上的商人一个个浮展在我脑里。老板的生意伙伴,我也认识得差不多了。 & r0 K) {# T. i! G
      出于无聊的我,只是一直往入口处观望,期待那个胖影。
      老板回来了,脸上有了之前没有的紧张和急促。
      坐下来,猛灌了几杯。我知道他有话要说。所以,我一直看着他的嘴唇。 45.35.43.170* d' N+ w$ ~8 N& B' I3 Y. N7 i
      “小霖,我有事,得回家处理下。今晚你自己一个人睡好不好。”
      意外,这话如子弹,速度之快,让我吃了,还要一阵子才反应过来。 4 |3 Y% x" ?9 A* e
      “哈。你要回家?” 搜  同6 G* j9 C5 W/ K( q& f; A9 ^
      “恩。家里有事,我要回家一趟。”
      “急吗?”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问。但那刻的自己,想到他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就不是滋味。
      “没说急不急,就是需要本人回去一趟。”
      “去吧,赶紧去处理一件不能告诉我的事。”自己都没想到会产生这么弄的醋意。 搜  同2 \( U1 f  g$ T, G1 U
      “我明天回来,再一五一十告诉你好吗?我现在真的要走了。” ; O. U! |2 [' q1 c1 ^1 q; r. P
      说完,我看见他在掏钱包。
      他这动作,让我火了。我觉得自己,像个被人搞了,嫖了的人,还被对方扔了一堆钱,喊道:给你,这是钱。 / Y  u+ g/ A6 X5 F2 ^! E  r9 C
      我不是NB,我这样告戒自己。 1 U) \, {) l1 U# ]
      “你走吧。掏什么钱,就你有钱吗?我买不起单吗!我还没喝够呢!”
      他呆了,愣在哪,而我开始毫无表情地看着舞台。
      “我儿子出事了,我难道不能回去看他!”老板突然嚷道。 ; a, V" P. G  q! {* D1 u
      也不知道他话真还是假。 搜  同8 H, u6 x4 w' ~- Q; E) x0 L: ~! p
      舞台正表演无聊的歌手吹喇叭(灌啤酒),有不少观众在欢呼。确实,台上那男歌手很阳光,很帅气。我根本不理老板再说什么,站起来,跟着欢呼,拍手掌。 2 y4 @- n+ }) l* U
      “小霖,我要走了,你不要喝那么多。明天我好好赔罪。走了。”
      我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那是全场最High的时刻。而我。眼睛湿润了。虽然没有泪滑出来,但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
      他走后,我开始去理解他目前的情况,他那样走是合乎情理。哪有一个不关心自己孩子的父亲。实际上,他这个父亲对于他家人的关怀远不够。 搜  同$ x0 i% a7 g2 t. v
      但是,爱欲里哪有博大精神。博大的那也不叫精神,那是在滥用性器官。既然我对老板的爱不能博大,就注定我要吃醋。 & H7 Y* b6 ?% |: T: l2 z+ V8 t
      爱要是不存在盲目,他也不会吃我JJ,让我捅他PP。我要是理智足够,也不会走一条不受世人欢迎的路。 45.35.43.170  H3 f, E8 u/ F6 J) A9 z, a' t
      越是想着他家里迷团般的他她它,和层层关系,我越是敢到痛苦。越是感到自己作践自己,越是想折磨自己,越感到口干,喉咙苦涩。 45.35.43.1701 K7 c: f/ Y7 `; Y
      很寂寞,一个人喝那么多酒,没有人陪伴,也没人来搭讪。整晚像个糊涂酒鬼,折磨了自己两个小时。
      今晚的节目似乎很不错,我走的时候,观众很多都未离去。当然,我也不知道今晚还表演的是什么。
      我只觉得酒很淡,越喝越没味道。
      回到自己的处住。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到洗手间好好吐一翻。
      人家说,想练喝酒,就不要吐,硬撑着,到下次准能喝多点。 45.35.43.170$ {) h8 p  \3 G+ U
      但这晚我似乎不是喝多那么一回事。而是灌输得一塌糊涂。 45.35.43.170( V) W# K+ e  M5 w
      洗澡回来,发现自己还能站稳,便把晾在走廊的衣服都取回来,免得被雾水打湿。
      好不容易都收进来。怀抱里的衣服,有一半是老板的。我又不禁感动,这个人其实我还拥有着,而且占有他很多很多了,很肯定明天他还会回来。
      今晚的我为什么要这么傻想。 45.35.43.1700 p: m  B- U/ O7 {
      我搂着这堆衣服,躺在床上,也不去折叠,脑子里回忆着跟老板发生的事。 ' w0 c+ _/ l( d
      嘴角里,开始喊着老板的名字,并重复喃喃说道:老板,爱你,就爱你一个够了。真的。 45.35.43.170: m0 i) n$ I& z8 T
      本打算这样睡着,带着幸福感。可天气晾,我睡不安稳,根本没能完全睡着。 搜  同( K- ]. b2 \7 ]2 Q4 c0 e5 B& p: p
      我振作起来,把衣服放进衣柜。   q. f( A/ o7 J* q+ d8 I) V" M( d3 n
      接着,拿起手机调明早的闹钟。一看,发现有未读短信。 45.35.43.170; @) c$ z& `7 f- g, |! C
      是老板的。写道:小霖,情非得已,难道我不想分秒都跟你在一起吗?但,我们还要生活。而且,我们还有家人。原谅老婆好不好!老公! : K5 J3 n/ n" c4 w3 h1 r; x
      NO4  女友突袭出来 2 L0 I5 E2 p% g/ c/ x
      本文作者:如雨如烟如江中NO4 , d: v8 ^9 u. h" K5 U6 d: O& x* {
      翌日,我便早早上班。一直等着老板回来,内心期待着答案。但,扪心自问,当我面对他,到底要质问什么,难道他不能有自己私人空间。
      这天,来了个客户,没见过的,他想我们公司策划做套女性内衣的VI方案。了解他的构思,和阅读他带来的材料,费了我不少时间。当我意识到工作,我真的在工作。
      在我忙碌之际,老板回来了。我没看他本人,只听到他跟同事打招呼的声音。好一阵子过去,他没过来我办公室。而我,跟新客户周旋无法脱身。 + h+ D, Q& L0 c+ Q1 E/ v, b
      差不多下班的时候,终于送走了客户,他合作的意向还是很强烈的。
      我得告诉老板这件事,虽然说不上大工程,但这意义很有意思。
      当我急促推开老板的门,发现空无一人。我接着后退去问秘书,她告诉我老板提前离开有一阵子了,老板在办公室呆了半个小时而已。
      对于老板的无声无息,我有些生气,还有不少的茫然感。
      接下的时间,我没做任何事情,傻傻地呆在办公室,脑海里一直揣摩老板发生了什么事。不得而知,但困扰着我。 ; I! B7 d# h3 j" ^5 ]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比较俏皮机智的员工小智,他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他问我中午吃了没有,要不要帮我打个饭盒上来。这刻,我才想起自己,已经很饿了。 6 }# {2 h( u1 E; O# Q. |7 Y
      我赶紧收拾,离开。刚出了大楼门,我突然想到,老板其实很可能已经回我的家,说不定做好饭,在等我吃了。 7 W: x8 }+ O3 y9 N; a9 e% @1 z
      于是,赶紧回家,虽然一个电话也很省事,但我愿意多一次揣测。冲到楼上,我急急忙忙开了门。 , g$ t+ I5 D" q1 e# k8 A2 O
      很失望,的我。根本没有嗅饭菜香味。我嗅到的,是自己一股坏脾气。
      赶紧掏手机,给老板电话,得要一个说法。 * \" ]2 m. X* x) Y# F- v
      手机是通了,可近一分钟都没人接听。断线后,我又拨了一次,一样的结果。 9 w: u) M* b6 X6 G; {, m; h6 u
      我坐下来,感觉有些热和渴。于是,暂且抛下这烦躁的事,把外套脱了,然后倒水喝。
      饥饿感突然催促起我神经来。
      我下了楼,手机死心地被扔到床上。人,吃饭去了。 ( M2 G; Z  V4 ^4 M! J: T8 Y, g: j- ~
      倒了是不影响胃口。填饱后回来,人又不自觉去看手机状态。一看,没有来电未接,但是有条新短信。是老板的。
      “小霖,体谅下我好吗?我那妻子发高烧了,孩子又拉肚子。所以……” : s$ D6 G/ L; e! N
      起码,终于明白了是这么一回事。自己也理智起来,怎么说,老板的良知和责任心,我早理解到的。所以,我气的是他没及时跟我讲明白。但,从另一方面,老板不说,是不是在思考着怎么跟我讲。 搜  同( f& E( X( [8 g4 k) e6 q3 Y0 l
      下午,老板一直没来上班。我没先前那么煎熬,倒希望他家里人好起来。话说,老板没跟我跟他爱人相处得怎么样。我很不愿意开口,虽然很想知道。而他,三缄其口。 搜  同- u- @' r' l% k( ^% _; o
      下班没多久,老板打了电话来。我语气比较冷,内心很想他,但居然不想多跟他说话。我先入为主,问他工作上有什么要我接手的尽管说,照顾好你的家人,其他是废话的别阻碍我下班。 45.35.43.1709 G/ f3 K$ t' Q
      通话很快结束。而我,其实也没多大想法。只恨自己太想独占老板了吧。
      下班后,我去买些生活用品,左挑右选,其实都往老板那块想,希望他用得上。半途,手机有来电。是佩颖的。最近的一个礼拜左右,我跟她没联系过。我知道很过分,那内心却期待着我们突然都不联系了,省了很多烦恼。
      “我回来了,老公!开心不。”突然,对老公的称呼敏感起来。一男性和一女性都呼喊我为husband,多少会使我思维阻塞。
      “哈!你回来。我也很想你。”很机械,我知道自己要这么说。但这一秒,我敢保证,我说谎了。我甚至怕见到她。 搜  同9 C5 W: h; D9 L7 S: ~
      “你在哪?我刚下车,还在汽车总站。”对方如是说。
      “我在超市,你等我,我现在马上去接你。”
      见到了她,没想自己完全不适应她的热情。她以前也不这样,她含蓄多过开放。在这么多人面前,她搂抱了我,还吻了我。 45.35.43.170- |: B% y, M1 `3 ], n* H9 z
      原来,她放2天假,停想我的,当天放假就跑回来见我了。 ) }3 p2 C0 Q8 b0 E* s3 a
      回我住处的路上,她比较健谈,都说她公司的事情。
      刚进门,我去倒水的时候,她突然抱着我,开始吻我。我不太配合,但她太强烈。渐渐,我觉得有义务去配合她。紧接着,她开始撩我,挑逗我的下面。
      心里头有个老板,其实我不想做。但我思考的另一方面,我不想失去这个女朋友,不想让她知道我和老板的事。这种自私让我至今仍批判。
      没多久,在她强烈刺激下,我完全卸下思想包袱,变得合作,和主动。
      好一段时间没见面的她,让我有不少的陌生感。 45.35.43.1701 l" s: f6 t  c: T, I
      “咱们洗澡去好不好。”我觉得也不在乎那点时间。以往我们都这样先清洗后行事。 搜  同* {% I) R6 S/ @+ r# B
      对方没回答,反而生硬地把我裤子给脱了。这次,她居然动用了嘴。很意外,对于她的行为,我竟然变得没了男性的烈度。 ( d5 r. B) G; p5 M! s: {
      性行为中,她的呼喊声好几次被我打断。天还没黑,人多着,耳朵多着呢。再说,她的嗓音比以前亮多了。
      她有些刻意,甚至认为好玩,她怎么好象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在做“好事”。 搜  同8 w( S; o6 P8 q7 }' w9 y; `, u
      结束后,我喘气。感觉今天是她在做我。因为都是她在上面。
      “小霖,舒服不,我这可是千里送B来了。”我再度惊讶,以往还矜持的她,今天玩笑多了,还是比较思想淫乱。
      “我觉得你今天跟以往太不同了。”我实说了。 搜  同) N* s, ]$ P0 f8 p. |+ B6 Q1 \' T$ d
      “当然不同,这不,我在给你制造新鲜感,满意不?” 搜  同' y: n) v: c  k8 H* a( `& j
      “果真很新鲜,很感受。今天被你折磨了。” + l1 E8 m' k, l' j4 d$ R7 Z
      “你爱我不?”
      面对,这么突如其来的询问,和突如其来的认真表情,我有些慌乱。爱她肯定的,但是现在对她的爱,我想真的远不如老板了。另一方面,我感到自己很无耻,居然在做左右逢源的事,跟男女产生轮用制度。 搜  同3 T% \! ^, o! n7 |3 @' Y. ^5 q
      “你到底爱我不?”见我没回答,她又问了一次。 ) \4 j# p& K/ Q( [! ^
      “这需要我认真去回答吗?心灵去体会不就知道了吗?”
      “但你的回答很迟疑。而且,你一个礼拜没给我打过电话了。”
      “我……”
      最不想看的就这样的一幕。她把泪流出来了,也不哭喊,只是开始不断去流和不断拂拭。 45.35.43.170" a- r7 m5 e8 P4 M% A+ O, X6 c% b7 Q
      时间仿佛停顿在这瞬间。而我,动作跟回答一样,慢。 ' A, M, x, E) e6 m/ l$ M
      “你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不高兴?” ) A( b. N/ q9 b
      她没说话,只摇摇头。继续看着我。 $ f/ V# W+ F) @! @
      今天的她奇怪,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 l  [6 G( Y1 c! D
      “我最近接了几个业务,跑了几个地方,实在很忙。当然,我确实很抱歉,我很不应该一个电话都没给你打。”
      私下,我开始骂自己是骗子,让她知道我跟老板鬼混了,佩莹还不甩了我。 0 P! I" l; v* C
      “没有啦。我是见到你,开心得流泪了。你以为我真的埋怨你!” 搜  同# k  n( Q1 D( {/ Q5 _: n1 r9 X
      那个破涕为笑,让我所有绷紧的神经都得到释放。 2 }8 [4 H+ ^* y1 u. q$ M
      我们一起洗澡后,我准备给她做饭吃。冰箱里其实够菜的,但我想给她做点好吃的。精神世界上觉得对她有亏欠,所以希望物质上补回少少。 ' X. g0 U# q* l% \) k% l% t1 \
      吩咐她休息下,我准备给她弄饭吃,就下楼买菜了。 ! [! g% n  ]& R4 G
      一路上,我都在责备自己。而且,我很想告诉老板,告诉他女朋友回来了,自己不知道怎么处理三者关系。
      虽然老板说过,可以让我选择结婚,这样大家都有家庭,相互间心里也平衡,维护大家感情也算有个屏障。但我不认为他说的那样。三角关系里,我这样周旋不是博爱,而是损害着别人,特别是佩莹,一个不知情的无辜者。 " L; C6 `! u3 K. l
      忐忑地回来,想着她什么时候回珠海,又想着她今天的变化,以及老板的事。
      回到家,发现佩莹已经在厨房里,围着围裙,正在炒菜了。 + r# G; T0 p% Z4 P7 D
      这一秒,我产生了不少的感动。 ) E4 f+ m  f* E% g' ^3 _( O
      “你怎么不等我回来弄?都说了我来做。” 5 w4 I- c. H  \; s
      “谁弄还不一样,老婆给老公做饭吃,这不很平常。”
      “还没结婚,你就老婆前,老公后了。” 搜  同( ]+ P7 f8 J2 ^
      “不愿意娶我这个丑媳妇,就说白了。高傲的男人。” ! I/ J! i7 E  d' X7 h
      “你也知道我嫌你太丑。”
      “人家是不漂亮,追求我的人才排到九条街。” . J: ^" {  A" e/ S( b
      “其实,我想告诉你,我就喜欢你,喜欢你长得丑得可以。”
      我们边胡乱说着玩笑,边张罗着吃饭。 45.35.43.1709 e' j! ?. Z: ^3 w/ R
      饭后,她又抢着去洗碗。以往,这样的感觉很像家,很能感动自己。而今天,经常觉得亏欠着她。
      以为两个人久没见了,会很多话说。两个人在看电视,她很认真,我很走神。我们只说了些平常话,稀稀拉拉。 ; J/ h  o1 i$ I2 k% n8 H2 w
      今天的她挺早就喊困了。我只好选择陪她早点睡。 . m; K  B" I0 ?# t2 E
      在我上洗手间洗刷的时候,我给老板打电话。老板有我的钥匙,我担心他会突然回来。
      结果,他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商品推广 添加商品
    您可以在这里添加自己的商品推广信息,发布一条需扣除 300 金钱添加商品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296

    帖子

    5126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126
    发表于 2016-12-25 13: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帖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324

    帖子

    5214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214
    发表于 2016-12-29 14: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赞一个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821

    帖子

    6106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6106
    发表于 2017-1-2 01:24:47 | 显示全部楼层
    :curse: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658

    帖子

    5820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820
    发表于 2017-1-3 09:17: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哇,非常男孩确实不错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839

    帖子

    6224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6224
    发表于 2017-1-3 19: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 爱游戏,爱游侠 好帖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768

    帖子

    6099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6099
    发表于 2017-1-5 14: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低调,低调!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815

    帖子

    6121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6121
    发表于 2017-1-8 08:37: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支持再支持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716

    帖子

    5910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910
    发表于 2017-1-10 14:36: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很好,非常好!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351

    帖子

    5264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264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OMG!介是啥东东!!!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手机版|非常男孩

    GMT+8, 2017-1-20 21:51 , Processed in 1.011580 second(s), 51 queries , Gzip On.

    © 2017 非常男孩 |

    Powered by Discuz! F1.0 GUI: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