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uui   2017-1-8 13:59   64904   15

先说好,这是写着玩的,不保证更新。而且,因为后续情节没想好,所以小说的名字只是暂定。业余之作,请大家见谅,只当休闲的看看得了。千万别骂我,我这人怕人骂,哈哈……
! t$ t( g" B( L9 P9 n




下邳战败后,被俘的吕布没有等到曹操的召见,却被单独关押在一套临时改造的民居里。这让吕布有种被忽视的感觉。( [! T2 i) t3 L  S! x. s  k, t
' G8 M5 y9 i! M" g! L) y, |, a
这还不是最糟心的。最糟心的是,他都被扔进牢房了,不但手脚上的绑绳没给松开,干脆还把他绑在了柱子上。他现在虽然是俘虏的身份,但以前好歹也是一方诸侯,他并不指望好吃好喝的供着,但至少得有点优待吧。再不济,松开绑绳也是好的啊,至少可以在屋里活动活动。可现在,他连活动下手脚都难。! f* T# G! b2 M/ G

吕布不认为这是曹操的授意,而是有人背地里整他。因为曹操到处招揽人才,无论是出于真心,还是沽名钓誉。像吕布这么有才的人,曹操没道理这么对待他,就算再不待见吕布,曹操也得做做礼贤下士的样子。不然,曹操干嘛单独给吕布准备这么个小院子?直接扔进大牢不是更省事?所以,吕布估计,曹操只是想软禁他而已。
: X4 N! C: j) G- _+ i  l
至于整他的人是谁,吕布不知道,但肯定是为了报仇。毕竟死在吕布手里的曹军将校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其中很难说没有某个死者的同袍、同乡乃至同族想找吕布报仇,虽然没有曹操的命令,他们不敢伤害吕布的性命,但借机刁难还是不难的。45.35.43.1702 I, N" m8 L- q- v
45.35.43.170: b% j8 `* P/ z! e: |7 U
不得不说,比起老奸巨滑的曹操和刘备,吕布还是有点图样图森破了。9 x+ a4 t% {. e' J/ }3 _$ M

吕布自认已经看破了事情的本质,所以他非常气愤。于是,吕布见谁骂谁,还威胁对方给他松绑,不然就如何如何云云。顿时把这个小院搅的鸡飞狗跳。最后连在外屋站岗的狱卒都被吕布骂跑了。7 }# I7 i# v$ n% G# X) Q

狱卒们忍气吐声的样子,更是坚定了吕布的想法。也让他隐隐有些期待,不知道曹操用什么职位来收买他。不过吕布已经决定了,到时候不管曹操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他都接着,争取不给曹操后悔的机会。搜  同7 M' O! i& ~2 n2 L8 K( M  g: `
8 c- M8 `3 x$ i! l0 r& A
虽然骂了一上午让吕布有些口干舌燥,但憋在心中的那口恶气总算平复了一些。中午随便吃了几口狱卒喂到嘴边的食物,吕布就开始闭目养神。! k1 [2 Y. _. ?5 O
45.35.43.1708 G% X1 n3 q8 l- M
不知过了多久,吕布突然感觉小腹一阵酸胀,他这才想起来,从被俘到现在,他还没小便过。  v; I- @6 b, W: R$ P
7 P. G! j$ ]. @) _! J
这下吕布有些急了,他不知道曹操打算什么时候召见他。要是一两天忍忍也就过去了,可万一是十天半月呢?吃喝倒是好解决,可排泄就成了大问题,他总不能只吃不拉吧!

吕布情急之下用目光四下搜寻,最后终于透过虚掩的房门,看到一名狱卒正倒在外间的床塌上睡觉。

“嘿!小子醒醒……”+ b8 f; M" e8 ?: T% W, _0 T  t
搜  同1 z; x$ R( o/ Y% P, ?
吕布连连招呼了数声,那狱卒才很不情愿的坐了起来。搜  同' ^9 |+ H8 @% ]  s' n) {  O
; G( q2 z, g5 E/ _. ^6 F$ ^2 v" ^
“叫啥叫,没见你家牛爷爷睡觉吗?”

由于有求于人,吕布自动忽略了狱卒不敬的语气,直接提出了要求:“某要小解。”0 z, r+ z1 m8 \" `- r" _

“操!你撒尿关老子屁事?平白搅人好梦。”狱卒骂了一句,倒身欲睡。

这下吕布可急了:老子要能自己解决还叫你干麻!搜  同4 h, c& Y* D8 `! H+ X% l5 q! a* O- o

“某双手被缚,教某如何自解?”" p# t2 `4 A" y: N1 T
3 m  \- ~; d0 E3 w+ q5 T
狱卒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最后憋出一句差点让吕布吐血的话:“你是想诓俺给你松绑,好让你逃路吧?俺老牛可不傻!”

吕布都快让这没脑子的狱卒给逼疯了,他都要尿裤子了,这夯货却还跟他磨叽个没完。) T4 v. ^+ S6 v

“你待怎样才肯相信?”
" q3 H4 O! ~& ~# {1 G
吕布也是实在没招了,不得不把皮球踢给对方。

狱卒站起身,推开吕布的房门,一边上下打量吕布,一边貌似很认真的想了想,这才道:“松绑是没门,不过……”

“不过什么?”吕布急切的问道。# W8 ~2 s9 h  k6 p* b9 B, x
搜  同% {# q8 c. h' ]  p  }) f
“俺委屈点,帮你扶着膫子。放心,俺不嫌脏。”
# o7 Y; w' X) l9 j4 e! @5 u: u5 j
说着,狱卒还裂开大嘴笑了起来。虽然狱卒的样子还是那么憨厚,可看在吕布的眼里,却怎么看怎么邪恶。
" |2 ^  U. N5 X+ @
狱卒见吕布久久不语,他轻蔑的讥讽道:“俺就知道你是在诓俺,什么憋尿,你就是想骗俺给你松绑。嘿嘿……还好俺机灵,没上你的恶当。哼!”说着,狱卒转身就走。
  @* B- ~4 A3 O4 u6 H5 r
吕布没时间去衡量得失了,连忙喊道:“等等……某允了。”

狱卒好似不相信似的回身打量了吕布几眼:“你这厮,不会又生了什么歪心思吧?”8 l8 M1 o/ y$ M$ [% u- |  T7 d
45.35.43.170' C, s+ s1 n2 G: ~' i3 P, M
“没有没有,某真的内急,绝不骗你。”吕布急的,就差赌咒发誓了。内急这玩意不能想,越想越急。现在吕布急的快要尿了。; n  X9 \% j+ q/ ~, t4 z& H* W5 q
搜  同9 L" M5 a7 q7 Y+ s3 k7 P+ o
狱卒进来的时候,特意把门给带上了,甚至还顺手插上了门闩。也不知这人是不是脑子里有病,难道他以为仅凭他就能够制伏挣脱束缚的吕布?还是以为那道门闩能够阻挡吕布逃走?别逗了,那门闩可是插在门里面的。3 `& k, b3 }# V5 j

狱卒一进屋,吕布就闻到了浓重的酒气。看来中午没少喝啊!吕布馋的不由吞咽了一下口水,有日子没吃酒了,嘴里都淡出鸟来了,待会解决了内急的问题要不要跟他要些酒来吃?
7 P: N4 l4 K$ x/ C9 ]* h9 h
一想到喝酒,吕布憋的更加难受了。可狱卒还不紧不慢的在吕布身上摸索,貌似是在检查绑绳是否牢靠。但嘴里嘟囔出来的话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c9 ~$ p4 q$ X5 n* x

“哎呀,这厮的胳膊可真够粗的啊,都快赶上俺的大腿了……草草草……这疙瘩肉,硬的跟铁块似的……哇哈哈,这厮的胸脯竟然比邻村王寡妇的奶子还大……嗯?小肚子怎么这么鼓?还硬邦邦的……”
搜  同( C! m: T/ _7 Q/ T) j5 x6 N" _8 p# d
就在狱卒的手抚上吕布被尿撑起的小腹时,吕布只觉小腹处一阵翻江倒海般的酸胀,差一点就尿了出来:“摸够了没?快点去拿尿桶!”吕布急的,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
- Z2 K1 M" `" R" M
狱卒不好意思的憨笑了一下,这才从角落里提来尿桶,放在吕布跟前。然后伸手就去解吕布的腰带。搜  同: h* L6 y  g- |  X
6 ^/ x6 c4 I/ }) t5 u
“从穷袴的裆里掏出来就行……”吕布现在急的都快要跺脚了,这狱卒竟然还要给他解腰带。吕布身上的铠甲都被人扒了,身上就穿了一身白色的中衣。哪里还有什么腰带啊。现在腰里系的,只有穷袴上的那根绳子,而且为了防止绳子松动,系的还是死扣。这要是等狱卒解开,黄花菜都凉了!: x5 X3 A& O% f+ s

而且吕布万分怀疑眼前这名年轻的狱卒在整他,明明可以从穷袴的裆里就能把他的**掏出来,干嘛费事去解腰带?搜  同: ]7 G8 \) ]9 G% J

被吕布一提醒,狱卒才作恍若状:“哦,俺忘了你穿的是开裆裤……”话说了一半,就被狱卒生生的吞了回去。然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我不是怕你的膫子太小,尿湿裤子吗。”45.35.43.1704 \6 u) H$ e$ X- {! p& t
45.35.43.1701 ~) ~! h' ^0 H8 J4 K
说着,狱卒从腰里拔出一把短刀,还不等吕布作出反应,就撩开他的衣襟,一刀就将系在吕布腰间的那根绳子给割断了:“看,俺聪明吧!”割断绳子后,狱卒一边收回短刀,一边得意洋洋的道。45.35.43.170& i, h& U, D# O2 g5 R! K

吕布的脸上都快要滴血了,虽然因为天气凉,他穿的穷袴比较厚实,如今虽然失去了束缚,但还没有完全滑落下去。但那也是早晚的事啊!吕布真不敢想接下来的情景。更不知道自己应该是羞还是气。  T4 m% ~6 E& o
45.35.43.1708 C6 s. h+ ?% t) `! _: e/ i
狱卒可不管那么多,他收起短刀后,双手拉住吕布的裤腿,在吕布的怒骂声中,一把就将穷袴拉到了吕布的脚面上。这下,不但吕布那两条毛茸茸的大长腿暴露了出来,就连胯间那套平时羞于见人的家伙也坦坦荡荡的呈现在两人眼前。6 B9 a5 B! c+ X; L% l- K5 M# k4 x1 y6 w( z

狱卒两眼放光的盯着吕布胯间那条由于长时间憋尿而微微勃起的大**,非常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好一根膫子!”说着,一把就将那根大家伙握进了手里,翻来覆去的把玩了起来。) q5 x$ f' q! ]9 H7 J! L5 ?

也难怪狱卒喜欢,因为吕布的**确实生的比一般人长大的多。虽然现在只是微微勃起,但也足有半尺多长,如果全硬起来,估计就算不到一尺也差不多。更何况那根**本身也生的玉龙盘柱,顶冠膨圆。说一句漂亮都不为过。就算是直男癌见了估计也得羡慕死。  _9 J4 T& P: b0 S& ?- A+ O

吕布又羞又恼的道:“快点,某憋不住了!”

被吕布这么一叫,狱卒这才想起正事。他连忙捏住吕布的**,将其对准了尿桶。

吕布确实憋坏了,可是被人拿着那话儿撒尿还是平生头一遭,而且还是个男人。最可恨的是,那狱卒竟然饶有兴致的蹲下身,眼巴巴的望着吕布的龟头,好似这不是在看人撒尿,而是在欣赏什么胜景一般。这让吕布怎么尿的出来。
; p" S" E/ W! {# o7 }; }7 x
“哎,俺都扶了半天了,你这厮咋还不尿?难不成你真的在骗俺?”狱卒发现令他期盼已久的尿液没有从那个张着小嘴的马眼里出来,不由有些气急。& ?) R* t9 y& r0 `

吕布气恼的低喝道:“转过头去!”4 Z, [+ l; V2 d3 G2 @! M) K
$ ]8 V+ b5 [  @/ F) F9 B3 b
“嘿,你这厮,膫子都被俺摸了,你还怕看啊!再说了,要是俺不看着,万一尿到外边咋办?哦!俺知道了,你这厮打算趁俺扭头的时候把俺打晕……”
: Z1 R! y) d1 F
被狱卒插科打诨的一闹,吕布的羞耻感倒是淡了些。终于,一股劲道十足的黄金水线从马眼里喷薄而出。这一尿就像洪水决堤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足足尿了一刻钟,吕布才舒服的打了个寒颤,然后还意犹未尽的收缩了几下括约肌,泵出几股尿液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 Q+ l. C+ v3 k! J. n
毕竟都是男人,都知道男人的习惯。狱卒见吕布终于尿完了,就习惯性的甩了甩吕布那根长大的**,把残留在龟头上的尿液甩掉。还别说,**大了甩起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沉甸甸的压手,特别过瘾。搜  同& E! R! R+ n8 {7 w/ k

就在一身清爽的吕布想要狱卒把他的穷袴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狱卒正用手指逗弄自己的**。吕布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屈辱的感觉:“还不把穷袴提上!”

狱卒嬉笑的站起身,但手却没舍得放下吕布的**:“吕布,咱商量个事呗,你看俺不怕脏不怕累的帮你撒尿,你怎么也得报答下俺吧。”/ a' J* h  N, {; [. E+ b5 R% z

吕布虽然很厌烦狱卒这种直呼其名的行径,但他也知道,这些大字不识,连个正经的名字都没有的庶民根本理解不了士族的规矩,所以,吕布也懒的跟他解释。
搜  同' t7 @. H  B% J: g; P
“某如今身无长物,待得见了曹公之后,必会厚谢于你,你看如何?”9 _9 g0 o. I3 ~" g
  T/ T- X) C, |
“哼!一看你就没诚意,你都不问俺叫啥,怎么答谢俺!”狱卒不满的嘟囔着。搜  同- Q6 c7 V- L$ l0 a$ A

还问你叫啥,就你那阿猫阿狗的贱名,有什么好问的?平白的污了本将军的耳朵!吕布强自压下心中的鄙夷,勉强做出一副和善的样子问道:“那不知兄弟尊姓大名?”没办法,不把这个小子哄欢喜了,万一这小子一走了之,吕布就只能干瞪眼了。1 _7 e- h  ?2 W2 ^0 ?3 a3 r

狱卒一听吕布的询问,瞬间兴奋了起来:“俺姓牛,因为从小力气大,所以他们都叫俺……”+ f, A7 a5 l. t, `: `4 h/ c- Q

狱卒的话还没说完,吕布就抢先道:“你叫牛大力对吧?”: e9 J1 Y1 V% X9 c4 y
45.35.43.170, c2 N$ h1 V! M9 {# \' }$ @
狱卒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你……你认识俺?”

吕布心中的鄙夷更甚。本将军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小爬虫:“不认识,某是猜的!”45.35.43.170% q7 L# T. j7 z- F; m" Y: {
; x! Q- [+ m2 d# e* M, S4 ?0 ^
要猜出牛大力的名字并不难,因为古代的庶民基本上都是文盲。给孩子取名字都很随意。有的是按排行,比如张三李四。有的是见到什么就叫什么,比如,猪狗牛羊。而有的,则是根据父母的期望或本身的特点,比如牛大力。
  B! ~4 v( G. p# }3 N
牛大力一脸佩服的夸赞道:“你可真厉害!”45.35.43.170) E$ A- n9 o# \1 E- J
! M4 k) p3 C  y2 h
对于牛大力的夸赞,吕布只是笑了笑:“好了,现在咱们也算认识了,你可否帮某把穷袴提上?”
/ F3 `6 J) E" \2 K# X8 C" X7 Q/ g- U
牛大力好像这才想起这事来。他把脸一拉,愤懑的道:“你刚才说身无长物,根本就是骗人的!”
45.35.43.170; L' p, `+ e, S  a
吕布被牛大力指责的有点发蒙:“你看某孑然一身,确实身无长物啊!”
& H/ P/ s8 `! W
牛大力握着吕布的**愤慨的道:“这膫子还不够长吗?”

吕布的脸顿时一片血红,他这才知道,牛大力是在耍他:“你竟敢戏耍本将军!”

“跟你开玩笑呢……别生气啊!”牛大力顿时嬉笑的用手拍了拍吕布结实的胸膛。他倒是想拍吕布的肩膀的,可问题是,吕布比他高了近两头,拍起来有点费劲。而且也不好看。

吕布这个气啊,老子跟你很熟吗:“休得罗嗦,快快帮本将军提起穷袴!”
搜  同$ P0 n: N# e' P/ P9 d0 s, O2 d
“你这厮!太没义气了!俺刚帮你撒完尿,你就跟俺摆起将军的架子来了!谁鸟你,自己提!”说着牛大力转身就走。* _8 k& `# J% U: e  w& T, s

吕布连忙放低了身段:“哎哎,牛大力,刚才是某的错,某给你赔罪还不成?”刚才吕布也不是故意的摆架子,他就是那个习惯而已。
3 C9 V0 I4 ]+ d0 p. ?9 [. {7 e
“赔罪?哼哼,说说,怎么个赔法?”牛大力站在门边,做出了一副随时准备走的架势。

吕布被牛大力问的一愣,怎么赔?作揖?行礼?他倒是想,可身体被绑在柱子上,他可得动得了啊!
45.35.43.1707 N) n  I% @$ Z( I. \3 q3 N7 W
牛大力见吕布愣神,一撇嘴轻蔑的道:“咱就知道,你这厮不是好鸟!全都是嘴上的把式!哼,你就光着吧,等兄弟们领完犒赏回来,俺就叫他们来羞臊于你!”说着,牛大力就去拉门闩。# ~. q3 S& m- \9 x5 F
( ?2 Z/ z  Z+ u7 m3 Y* C3 M
牛大力的威胁让吕布倏然一惊:“牛大力!牛兄弟请留步……”
搜  同& k. ?; h! N/ w
吕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牛大力冷冷的打断了:“哼!别套近乎,谁是你兄弟!俺可是刚刚升任的什长,专门管你的。你这贼囚今后不恭恭敬敬的叫一声牛爷,看你家牛爷爷还搭理你不?”" B5 i) l" e- c! i5 s" t, U: W6 e

吕布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一个只管了十人的小什长,竟然让他堂堂的温候,上将军称他为爷!可是,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不低头看来不行了。吕布稍稍平复了一下心神,这才挤出一点虚假的笑容来:“牛爷大量,就原谅某这一次吧!”' `+ {1 n3 k  P' a

牛大力见吕布服软,这才转身回来抱着双肩,一副老子吃定你的表情问道:“说说吧,加上赔罪的,你打算怎么答谢俺?”
5 L8 N& R6 A& [  |# T2 c, A' y: O3 m
吕布有些为难,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依牛爷的意思呢?”
2 h* G& Q+ v/ i( X7 D% e+ j: y  Q9 u, J9 X
牛大力突然邪邪的一笑:“你只要答应今后让俺玩你的膫子,之前的事咱就一笔勾销。放心,俺也不白玩,今后你的吃喝拉撒由俺照顾,虽然俺没权利给你松绑,但是松开点,让你能坐在便桶上拉屎的权力还是有的。当然,俺也可以帮你擦屁股。”搜  同3 Z" R- F% S2 c2 M  t; Y/ K

吕布差点一口回绝牛大力这个无耻的要求,可突然吕布想到,曹操还不知何时能见他,要是一两天,忍忍也就过去了。可要是十天半月,就算曹操不杀他,估计憋也把他憋死了。搜  同% C5 [" E% h7 o* c
% r9 e% t) l6 A, B& I
牛大力见吕布低头沉思,他有些不耐烦的道:“你慢慢想,俺不着急。俺先去睡一会。”说着牛大力就朝门口走去,而且一边走一边还大声的嘀咕:“哎呀,听说还得在下邳呆上一个月才能回许都,真烦啊!”

“等等!”吕布突然抬头叫住了牛大力。牛大力诧异的回头看向吕布,吕布深深地吸了口气,满脸涨红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某答应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非常男孩网 https://www.fstz.org

15 个回复

倒序浏览
大眼勾魂  成人组 | 2017-1-8 14:16:06
我决定以后只会看好帖子
我不够爱你吗  中年组 | 2017-1-11 17:21:11
很有娱乐精神
老尸  成人组 | 2017-1-11 21:07:34 来自手机
谢绝虚假  大学生 | 2017-1-12 09:46:44
very good
残生可待谁  成人组 | 2017-1-12 21:57:39
为了三千积分!
.霸气十足小伙  大学生 | 2017-1-15 17:10:47
专业抢沙发的!哈哈
街角旳安静  大学生 | 2017-1-19 10:35:27
不错!以后多来
嗜血▎狂魔°ゞ  大学生 | 2017-1-19 18:59:29
好帖必须得顶起
你给的爱  大学生 | 2017-1-20 15:00:51
路过的帮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积分:2519
帖子:233
精华:0

我是新发现站长,
新发现创始人。
点我开始对话吧:)

发布
内容

每日精选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