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男孩
登陆 / 注册 搜索

USERCENTER

SEARCHSITE

搜索

查看: 13620|回复: 7

[真实原创] 一个世界冠军的双性人生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4-19 16:04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673

    主题

    745

    帖子

    98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862
    QQ
    发表于 2017-1-8 14: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 o( [" ~8 `  T. Y. B' V
    声明: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S7 S1 ^/ ]+ P) a2 Q
    9 S$ K3 s' U, Z# V

    6 [$ _9 R5 T& x4 }3 T5 _
    眼前,床头一只当做烟灰缸的茶杯里,已经堆得冒尖的烟蒂——其实,也说不上是烟蒂了,大多数只是抽了一两口的烟。
    6 R. Z( }1 w. e' m. h( G$ z手上的手机被自己一遍遍刷屏,看看钟点,他知道,快了,再有几个小时,一条关于她的爆炸性新闻将在个网站娱乐版块——甚至新闻版块,登上头条。那个狗仔昨天晚上已经联系过自己。$ ^9 i+ @& S4 l* P1 ]
    那个狗仔出的价并不是自己不能承受,但是,那何尝不是自己想要的呢?想到这里,他再次点燃一颗烟,抽了一口,忍不住笑了。其实他不会抽烟。此时,一颗颗烟捏在手里,只不过是此时手里必须要拿点什么。
    6 r6 y. C2 v1 ~, C# s$ T; P一个人下一个决心不容易。何况自己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半年多来,自己异乎寻常高调的和一个又一个女人出入剧场、商店,不就是为了今天吗?想想几个小时前那个狗仔兴奋的声音和自己拒绝“拿钱消灾”后气急败坏的样子,多少有一些兴奋。8 A, V( ~& R1 R6 X& G! O3 L4 u
    : p4 m7 Q3 }) \$ m. w3 Z. V  f当然,自己也知道,当几个小时后那条“中国红出轨女明星”的爆炸性新闻登上各大网站头条的时候,自己将承受难以想象的舆论排山倒海般的巨大压力,面临巨大的经济损失。钱,对自己来讲不算什么,可是……此时,眼前浮现出一个女人哀怨的眼神。心一下子堵得慌。手有些抖,将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5 p! w8 ?1 ~5 m! o
    - D. t% i9 V* O# _) T% I2 t3 B# m8 E1 D; V6 B; d% J5 V3 c  R9 w3 ]5 A
    “小红,快来梳头!”2 f) m6 n% k! b! E. g( v
    小时候,每天早晨起来,妈妈都会这么喊他。他呢,总会乖乖地放下手里的小人书,搬个小马扎坐在妈妈前面,让妈妈给自己梳小辫儿。" T1 K% s! b2 ~) H2 E; U% f
    5岁前,他的记忆里,自己是个小女孩,穿的是花花绿绿的衣服,梳着两个小花辫儿,玩的也是和弄堂里小女孩一样的跳皮筋儿、踢毽子。
    ; s3 j' Q9 U& B# r! c长大后,有一次问过妈妈。妈妈说,妈妈和爸爸当时都在省体队,认识的晚,结婚也晚。当时,妈妈所在的篮球队的许多姐妹结婚后生的都是儿子,有时好几个小子在一起玩的时候都很顽皮,甚至霸道。有一次,两个队友的儿子为了争抢玩具,大打出手,其中一个鼻子都被打出血了,这件事给妈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觉得儿子不好带,女儿才好养。7 `& D0 F" A5 n5 v! p0 j4 O8 @( P1 L9 _# I' b% }" t( d
    于是妈妈怀孕时,就很想要个女儿,连小裙子、花衣服都准备好了。可事与愿违,却生了个他这么个儿子。在省乒乓球队的爸爸却乐得不行,挨了妈妈不少白眼。妈妈在失望之余特别不希望儿子像亲朋好友的儿子们一样“千翻”,于是把他当成女孩子一样培养,把之前准备好的小裙子给他穿。甚至起名字时也用了一个近似女孩子的名字——钟红——这个她没想到日后叫响了世界体坛的赫赫大名。那时走在路上,路人还会说一句“这个妹妹好乖哟”,而妈妈一般不会去分辩。
    2 p" f3 c5 h4 n# [而自己呢,五岁前,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乖乖的小姑娘。/ v8 k: h' X( {& P5 }. u9 n9 x! t. D7 V- H
    ! W' J7 B) P0 h2 g( O% w9 r, C

    & u( s# A% a( g7 T& H6 {9 ^五岁那年,爸爸和妈妈长谈了一次。
    * z6 |8 P( M; Y0 e# V( ^" p' Y谈的什么,钟红并不具体晓得。但是他知道,那次的父母长谈是自己今天辉煌的起点。
    . f; ~# o* s6 D) I# z" x前几年,爸爸还说,当初的决定完完全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有今天的“出息”。当初那个决定,本意是想让自己的独子长大后“像个男子汉”而已。45.35.43.170* x+ K" E8 P4 w# I6 t& K& f
    4 d8 t! T2 o/ Z( X0 ]五岁的孩子进体校,这个今天看来都有些“残酷”的决定,真不知道一直把自己当成女儿养的妈妈当初怎么下的狠心。但是,钟红记得,送自己去体校那天,没有看到妈妈哭,倒是爸爸抹了眼睛。
    % y, X% k! G, P! X可能是家庭遗传的关系吧,小钟红进了体校,和爸爸的同事学乒乓球,倒也没觉得多难。相反,体育基因的缘故,让他很快沉浸在那个小小银球的快乐当中。他永远记得,当教练将自己带进体校的训练室,他第一次看到了乒乓球球。看见小朋友们跑来跑去,挥拍、接球,自己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好像是找到了一种对味的感觉。那一年,钟红5岁。4 u2 `( c4 ]+ ]' s# o. Y
    7 A4 U* y7 U+ R那一年,钟红一下就痴迷上了乒乓球,这像是命中注定的。当年30多个小朋友中给教练印象最深的就是钟红,“钟红那股子不肯服输、自尊心强的劲头在训练中表现得最突出,要知道,他可是那些孩子中最小的!”+ d! \; t+ _4 J2 Z: C6 j5 l, G2 g( a( v, U. V5 Y. K9 J# @2 r
    钟妈妈清楚地记得,那时每到星期日,她都会在清晨5点叫醒睡梦中的小钟红,然后跑三圈。作为队中年纪最小的孩子,钟红总是跑不到前面去,但他坚持死死跟着大队员跑,每次一定都坚持跑完全程。在寒冷的冬天,小钟红也不会耽误,他只有一个特殊的小要求:“妈妈,你4点半先叫醒我,然后让我再睡半小时再叫我……”前年奥运会后,记者采访时,钟妈妈面对镜头说起这件事,眼睛有些湿润,“才5岁的孩子啊!”; |# {5 ?% e$ y$ C% K  ]0 y0 i

    - c  h8 ]/ g6 L& n
    : j0 M; z& X3 Z
    “钟红出轨”$ {8 S# _) ^0 C) `4 X6 R
    “中国红夜会嫩模”7 [, o7 ]% T& n6 E( b" S  b& ^8 ~
    这样的标题,现在已经是手机里各大网站现在的头条了。搜  同; h8 y0 u4 j. z1 f0 \7 F) ?. @7 |7 O& u$ F
    终于刷到这样的标题,钟红一颗焦虑的心反倒平静了。搜  同* E5 E: n! H% ^9 f' p% ^& {" q: x' E* R/ _
    他轻轻按下关机键。几分钟后,会有无数个电话打进来。他现在还不想解释。  V! Q4 c8 A6 _4 A6 o
    + U$ `/ @' _8 O3 |& k放下手机,脱了身上的睡衣,在莲蓬头下冲洗一下,洗去的不是污垢,是心里几个小时以来的焦虑和不安。
    9 j4 y! i; I$ ~- i5 g4 g焦虑什么呢?是她吗?不是。是父母吗?也不是。是教练、是媒体?也都不是。细想一想,或许焦虑的是那个狗仔不够敬业,把自己滑过嫩模屁股的那个动作拍的不够流畅,不够自然吧。+ ?5 c1 c. J0 |+ P$ ]$ S
    如今“铁证如山”,自己“花名”远扬,再忍15天,或者更短——如果在这期间还有一个明星爆出更大的性丑闻,那他昨天出轨的事情就会被大众忘得干干净净。多年的经验告诉自己,在中国,一条新闻的热度只有15天!
      ]) j2 E, q" x) Y( B: T其实,更大的新闻普罗大众绝对不会知晓。那些网络上的吃瓜群众永远看到的只是娱乐,即时有几条接近真相的爆料,也只会淹没在绝大多数津津乐道谈论自己“花心”的强大报道之中而被当做花边新闻丢在一边。除了妈妈、除了她、除了几个老队友、老朋友,谁能了解他的苦心呢?谁能知道这条出轨新闻的背后难以启齿的真相——$ B3 h; W+ Z7 ?$ M5 f1 l8 W" `) v4 a( V" [, S
    我是一个同性恋!$ i, C5 E9 I9 A6 A

    % A  s$ n! P/ Q7 |' e. B  a3 s3 @8 K$ e5 h4 A. k7 z9 z1 e) l9 M& n3 h/ ?
    “疼…教练…啊…疼……啊…”' S0 {: n7 X* V" r. I- M
    “一会儿就好了…忍一会儿啊…啊…啊…小点声…”搜  同8 v" e5 ~6 a+ ~1 N
    , I+ J/ A0 ]+ ~( ]6 J& X他感觉出身下的那个平时洗澡都很少会碰到的隐秘、脏臭的地方,现在正有一个棍子一样的东西在出出入入,里面一会儿好像憋了一股气体,随时要出来,一会儿又好像有大便的感觉,但是,相比刚才那个东西硬进来时的疼痛,现在好多了。45.35.43.170! R: ]; o" g5 S* g4 D* [7 @7 y8 ^& S: ^7 S
    他记得,教练在那里抹了一些床头的“大宝”,他刚开始喊疼的时候,教练又抹了一些,现在那些“大宝”好像已经沾的自己的阴毛上和流到屁股沟了,屋里除了身上的教练一耸一动时耻骨撞击自己屁股的啪啪啪声,空气里还弥漫着“大宝”的熟悉的香气。) Y$ m" K9 F# R$ L
    ) j/ U4 S8 p% S  C0 F“好了吧?教练,我要上厕所”" R0 _% `# A' q3 T' {
    他在教练的身下对那个男人说。搜  同. a6 K+ p& {* `3 e3 h# x1 W8 i8 O% B1 T  c3 j8 z
    “快了,快了,宝贝,快了”; a; _5 Q9 @2 B) T( G$ g
    * t) K8 ^+ v# O  c. S他叫自己“宝贝”?自己都12岁了,除了小时候妈妈这么叫过自己,现在一个大男孩子听到还有人叫自己“宝贝”,钟红的脸有些红了。当然,正沉浸在性交的愉悦中的教练是不会注意到的。
    . T" i. U+ G8 Z" z+ z  c多年以后,钟红才知道,12岁这年教练嘴里的“宝贝”的含义。0 W6 _& _9 j3 w  B* ]! k% c/ l- Z- F0 q# X
    12岁的少年,已经有了羞耻心。8 |8 }( P7 T. {8 ]) o, Y7 O5 q  d. M: R# ?: E
    钟红彼时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同性恋”,但是,在少年的潜意识里,他知道一个男人用他的那个神秘的东西插进自己的那个隐秘的器官里,是丢人的事情,不是一个男孩子应该承受的。这一点,成为深深的烙印深刻在钟红内心的最深处。4 Z5 E  \4 o1 s5 Q' N& ?9 \8 ?" h4 I" v9 U/ Z% ?/ x5 f
    当一个小时前,教练脱下他的裤衩,拥抱、抚摸他的身体时,他的本能是抗拒。但是,作为一个五岁就成长在体育队里的孩子,潜意识里对教练无条件的服从让他不敢也不能推开教练,只能任由这个平时严厉的男人摆布自己。45.35.43.170: w9 R, f% P. _6 G# n$ [% k4 ?; E& N/ f- f
    钟红也很奇怪,此时,这个平时严厉的教练脾气反而出奇的和善,像哄小孩子一样说着温柔的话,敲过自己无数次脑袋的双手也在自己的身体上也是温柔的游走。
    ! d& ~. |0 M2 A& a! n/ E“啪啪啪啪啪”1 _5 L8 s& `- {7 ]) ~2 {) S8 q$ y% E, W( \
    身下的抽插还在继续。屁眼里还是一阵阵难受,没有像教练说的舒服起来。0 F' b4 W) n5 |  W  C% D6 o3 Z) @- z9 i. r) i
    钟红也不再低声哀求他了,任由他动作,心里只盼着早点结束。45.35.43.170: y4 i7 I- j0 u7 I/ K1 a% t
    / W' [8 q/ N! a0 P身上的教练动作加快了起来,钟红的喉咙里不由得发出“啊啊啊”的短促的声音。但那绝对不是舒服和快乐。屁眼还是难受。搜  同+ W# q2 ?1 T2 s' d8 J- d% t2 l6 |9 u7 x( a% N. U; _
    突然,教练在他的身上发出“啊、啊、啊”的声音,他看到教练的脸变得有些狰狞起来,好像很痛苦又好像很迷离,钟红有些害怕起来,他不知道教练这是怎么了。随后,他听到教练大声的“啊”了一声吼,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屁眼里突然涌入一股热流,接着又是一股,他还感觉到教练的那个东西涨涨的在自己的屁眼里膨胀起来。一直动着的教练一下子瘫软在自己的身体上,嘴里发出一种极其舒服、满足的喘息声……4 b9 i4 R+ V- `2 j6 B: c# Z3 q8 [5 q7 ?+ _" F9 h' r- M

    $ l6 [  v% f4 S! h5 H; W! i
    * `0 [- x0 {( L- E8 O$ i1 D
    十二岁那年,已经在乒乓球台前摸爬滚打了7年的钟红,凭借着自己的聪明、能吃苦,开始在同龄人中崭露头角。45.35.43.170- [0 I' t5 B: ^8 N2 G, |8 A' d8 Z" ^) H( w3 V8 Y
    在这一年的乒乓球全国青少年比赛中,钟红获得了男单冠军,被解放军队看中,让他到队里试训了10天。试训的结果令解放军队很满意,觉得这是一颗好苗子,之后没多久,便接到了解放军队的录取通知,12岁的少年就这样跨进了军队的大门,成为一名军人。6 ^6 t& p. C5 y8 O! R* p
    / h# b; \( t! W7 ~2 ~! B9 z/ l" p到解放军队后,队里给他发了很多新装备,有服装、球拍等,抱着这些装备,钟红别提多开心了。因为在此之前,他一直用的是木头拍子,从来没有用过这么好的装备。$ b* U5 E/ B7 Y! h; S8 M( C* U
    除了新装备,钟红还拥有了自己的军装。尽管那是一身不太合身的军装,但是钟红至今都记得自己当时穿上军装的那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U- x% V- H( p% W; ^
    - P, T. T6 k  m5 B0 T- i% |+ [& v没过多久,钟红体会到了部队和体校的不一样。45.35.43.170* Z, a' N+ ~8 w4 f- P
    $ f9 M& n$ \  X  N' J这里是军营,是纪律的部队,在体校再苦,毕竟周末还可以回家,还可以躺在妈妈怀里诉诉苦。但是,在这里,不管自己年纪再小,也要像每一个战士一样——服从。. t! r( o# }/ R6 `; K
    : q# S- G8 J+ n2 Y( o7 Z* W7 f尽管当时钟红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机灵和球技,没有挨过打,没有被关过禁闭,但是看到其他的和自己一样的“体育娃娃兵”被教练惩罚,钟红内心对教练是惧怕的,对军装是敬畏的。2 w! Z* ?- K& m( P( A5 F
    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正是这种敬畏和对纪律的天然服从,让12岁的自己过早的体味到了同龄少年体味不到的另一种人生。1 j7 ~( p1 L; P. O
    12岁的钟红,可能是长期体育训练的关系,长得比同龄人要高,发育的在这批“娃娃兵”中也要好,自己那处隐秘的地方,竟然长出了几根弯弯曲曲的毛发。那段时间,他都不还意思和大家一起去浴室洗澡,怕大家笑话他。他甚至还偷偷拔过几根毛,但是拔过之后,过一段反倒有越长越多的意思,吓得他再也没敢拔过。
    / e& A6 z! I* c$ s这些“娃娃兵”的教练有2个,都是现役军人,是从国家队刚刚退役的选手,都是27/8岁的年纪。一个叫彭钢,一个叫蒋义涛。彭钢人如其名,性格有些暴烈,对这些少年要求严,相比之下,蒋义涛尽管平时也是板着脸,不苟言笑,但是从不打骂他们,钟红他们私底下都叫他“涛哥”。相比平时没事都躲得彭钢教练远远的,少年们更愿意和蒋教练接触。45.35.43.170+ c& A' W  ]. b6 d2 `- q( K+ v" l3 [# y* v
    彭教练当时结婚了,有个女儿4岁。比彭教练还大一岁的蒋教练当时还没有女朋友。蒋教练长得并不难看,大家都说他心气高。彭教练结婚了,就有家,每天训练结束都要回家。蒋教练单身一人,住在一间单人宿舍,白天晚上都在军营,有时队员们有事晚上就会到蒋教练的宿舍找他。钟红一次没有去过蒋教练的宿舍。; u( l7 g3 S8 g
    ) |3 w+ f9 f9 ^
    - ?* e; A) _& S7 Z8 Z( R0 H搜  同" x- {9 U# o, L- A9 K; l* m
      X1 m4 O# W9 M& u$ s2 b" e
    钟红不去蒋教练的宿舍,不代表蒋教练不想让他来自己的宿舍。
    7 N, g" l! R3 T2 m( _* ?) n8 Y: R蒋义涛是个不折不扣的同性恋。他的第一次是在部队,是被自己的教练开了苞。和钟红不同的是,他的内心深处就是一个同性恋,他的第一次是怀着忐忑、喜悦、盼望的心情,尽管痛苦一些,但是开苞后的心情是愉悦的。" {4 i- a3 c* O$ H$ [5 H
    ; r  i; H( [' u9 V4 D接收到这批少年学员,蒋义涛的内心是无比欢畅的,尤其是看到那一个个少年青春的胴体,他每次都不禁会勃起意淫一番。0 o8 j! O2 t- u1 I) V9 }5 ]/ v( y" ]
    . v( S1 l1 q/ Y& Z+ F这半年来,他相中的5个少年,已经有四个人走进了他的宿舍。他教练的威严和部队纪律性的养成,让这四个少年倒是没有一个反抗的。但是也没有一个真正完成了一次性交的。45.35.43.1700 d, O3 k! Q5 X
    2 ?3 S8 H: o- m6 h  Y8 o$ ]第一个上手的是林立。这是自己看中的五个人中最“柔弱”的一个,胆子小,像个小姑娘。可是那天自己16厘米的**在他的肛门口插了半天,就是进不去,还弄得这小子哇哇大叫,差点没给自己吓阳痿了。搜  同& b+ u) V+ q; W- z& Z' u
    ' t7 S! F6 y0 o3 ]5 c第二个是孙文超。别说性交了,刚把自己的**插进他嘴里,没裹几下,小家伙就哇哇大吐起来,害的自己收拾半天,才收拾干净屋子。) ^  L: `+ k( j1 ~6 j: w
    第三个是冯野。一点经验都没有,口交的时候牙齿弄得自己**生疼,再加上那天门口总有人经过,俩人都紧张,没等插呢,自己的**已经不硬了。$ l2 d7 O* I* @+ Y
    第四个李剑飞倒是被自己操了,可是没操几下,他就喊疼,疼的受不了,拔出**一看,结果上面有鲜血,龟头上竟然还沾了一些黄色的东西,**自然是半途而废了。还得出去买了马应龙给他上药。! g% ^6 W, L; |$ y5 ?% \8 N% s3 b3 g5 g; w6 {
    四个人都没有完成一次真正的性交,蒋义涛把希望都寄托在这批学员里自己最看好的钟红身上。他早就注意这个有些话少的少年。打球技术在这批学员里是最好的,而且少年长得帅气,发育的也好,他是这批小毛孩中唯一一个长了阴毛的。在平时的训练里,蒋义涛对钟红也是特别关照的,他总希望钟红也像那几个学员一样能主动走进他的宿舍,但是,一直没有。其实倒不是钟红不喜欢这个蒋教练,只是因为早熟的少年已经不是个孩子了,知道别人的空间不要去打扰,在钟红来说,这是一种礼貌。3 y' E7 R* s$ ~" ?$ z- ~2 ~3 B
    ) L! v& y+ X; M8 B
    $ M) a( P* i9 d) \
    + _# Z4 B0 P7 u
    “钟红,今天就咱俩了,他们都走了,晚上到我房间吃饭吧”2 {: V/ J! Q0 u1 I1 i. s& U" k
    : v6 F7 c# ]8 h蒋义涛和钟红说这话的时候,是腊月二十四的下午。5 @) A: z1 m: l$ m& d6 p. p8 L
    * E; {& s. Q  T& V2 b" v马上就要过年了,这是这些孩子来到部队过的第一个春节。部队领导考虑到这些孩子太小,这第一个春节就从小年开始给孩子们放了假,让这些少年回家过年。钟红的车票定的是腊月二十五的,其他孩子昨天就订到票回家了。所以连里一下子就没人了,只剩下没成家的蒋义涛和还没回家的钟红。2 V4 r$ `* A" }% }3 {9 z& Z! h( q
    听到蒋教练邀请自己去他宿舍,钟红心底里很高兴。在他的心里,对这个涛哥既尊重又很依恋,只不过他的早熟让他和别的队员表现起来不是那么外露。搜  同# J! p' M) l4 X7 ?
    ( A1 U3 l% N' M' ]钟红还特意去部队外的超市买了些吃的。这一点,他就和其他的娃娃兵不一样,他已经懂得礼尚往来。: v2 ^0 N1 E, _
    " j9 v# G) D. P. f# o$ a- d这顿饭吃的简单,但是吃的很有气氛。两个单身在外的男人,在浓浓的新年气氛中,颇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蒋义涛也没有了教练平日的威严,钟红也拉近了和涛哥的距离,如果外人现在看来,像一对父子或者一对兄弟。, M! W: i. |) ?' a9 j4 @
    : k4 i% _! @$ V& _喝了几听啤酒后,蒋义涛的话也逐渐多了,和钟红讲了自己小时候练球付出的努力,钟红在涛哥的劝说下,也喝了一听啤酒,小脸看起来红扑扑的。吃着、聊着,气氛和室温都一点点热了起来,于是,俩人开始一件件脱去衣服。其实,平时在训练中或者一起洗澡的时候,彼此都看过对方的身体,但是,今天在蒋义涛的眼中,钟红穿着白背心,绿短裤的身体别有一番诱惑力。。他的手开始有意无意的碰触钟红的身体,每碰触一次,他的心都像是被猫爪抓了一下。钟红也无意发现,身旁的教练的下身不知什么时候鼓起了一个大包,撑得宽松的军队绿内裤已经能明显看出里面的棒子形状,而且,内裤前面竟然有些湿了。
    ) ]8 P% a- V8 G  c+ Z7 \当教练的嘴唇贴到自己的嘴唇上的时候,钟红本能的把自己的颈部向后躲闪,但是,被蒋义涛伸过来的手臂给按住了。他感觉到一只柔软的舌头在企图撬开自己的嘴唇和牙齿,钟红本能的挡住了。这次,蒋义涛没有办法强行的撬开少年的唇。接着,钟红感觉到教练的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右手,一下子将自己的手插进了教练的内裤里面并按在了那根肉棒的上面。钟红突然打了个寒颤,这是自己第一次除了自己的那个地方摸了第二个男人的那个东西。那里硬硬的,热热的,和平时自己偷偷手淫攥住的自己的那个东西不太一样。奇怪,怎么没感到讨厌,相反自己还有一丝“科学探索”的欲望呢。& M1 I2 v2 `) X3 w, H+ x" Z+ v' T
    蒋义涛感觉出了钟红的内心,这个小子尽管有第一次的本能抗拒,但是并没有像直男那样坚定地拒绝。于是,他又一次当起了“教练”,只不过,这次不是教打球的技巧,而是为一个少年身体力行的传授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的技巧……

    0 m8 O" X5 S, O! ^, h9 W* d" W7 o2 B( C$ ]4 n
    商品推广 添加商品
    您可以在这里添加自己的商品推广信息,发布一条需扣除 300 金钱添加商品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785

    帖子

    6086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6086
    发表于 2017-1-8 14: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白一个 顶一下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291

    帖子

    5092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092
    QQ
    发表于 2017-1-11 17:21: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支持下了哦~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646

    帖子

    5797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797
    发表于 2017-1-12 09:50: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让人阅毕击掌三叹的好帖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271

    帖子

    5007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007
    发表于 2017-1-12 21: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看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272

    帖子

    5145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145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惊天地且泣鬼神的好帖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283

    帖子

    4995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积分
    4995
    发表于 前天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看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手机版|非常男孩

    GMT+8, 2017-1-20 03:08 , Processed in 0.195318 second(s), 60 queries , Gzip On.

    © 2017 非常男孩 |

    Powered by Discuz! F1.0 GUI: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